Copper

用心写文,用心ooc。

【Newtmas】 The last survivor. 1

*背景沿用TMR设定
*阵营大概是艾尔比为首的一些人、政府军、以及狂客

谁都不是一座岛屿,自成一体
任何人的死亡使我有所缺失,因为我与人类难解难分
所以千万不要去打听丧钟为谁而鸣
丧钟为你而鸣*


  大自然对人类无限度的索取逐渐丧失了招架之力,它的反击就是向全人类下的战书。它不仅仅是惩罚那些有决定权的人,所有受益于自然的人都要直面死亡,但——


“灾难不能成为不守规矩的借口。”*


逼仄狭隘的小房间里站立了三个人。房间只有一扇小窗户,这让整个房间都有一种让人喘不过气的压抑的气氛。遗憾的是,那扇小窗户被塑料布蒙了起来,现在正是黄昏,但阳光照不进来。裸露的灯泡悬挂在房间内,没有灯罩阻拦的灯光明亮地晃眼。


艾尔比将手中紧攥着的地图在桌面上展开,他太紧张了,以至于那张地图变得皱皱巴巴,边角已经被他手心渗出的汗浸湿。这是他们所在的城市的地图,米诺用红色蜡笔将城市分为五个区域。

“政府军一直驻扎在市中心。”纽特皱着眉指向地图中心,中心处有一个醒目的红点。“而狂客——到处都是。”

米诺点了点头表示同意纽特,经过他和几个人长达几天的勘探,政府军的确在市中心按兵不动。他们有足够的物资和坚不可摧的围墙驻扎在那里。而狂客并没有固定的所在地,他们散乱且没有组织,但这不代表可以低估他们的伤害力。

“我们的敌人到底是谁,政府军?还是狂客?如果我们对狂客说我们是朋友,狂客会毫不留情的把你咬个稀巴烂。但如果你对政府军说我们是朋友,他们会欢呼说太好了,然后用枪口抵着你的太阳穴,拿走一切供你生存的物资,美名其曰——为了最后的胜利。”

“阻止我们活下去的人都是敌人。”艾尔比将一颗子弹推入弹夹后回答米诺。

米诺没有再说什么,在政府军与狂客的斗争中生存实属不易。城市中的物资是有限的,他们没办法永远耗在这里。他看向在角落里保持沉默的纽特,而后者的注意力似乎一直都在那张地图上,纽特保持着将曲起的手指抵在嘴唇上的动作,直到查克吵吵嚷嚷的跑进来。


“盖里回来啦!”查克晃了晃举起的手臂,“他又捡了个人回来啦!”


从外面带回来幸存者并非稀奇事情,但盖里带回来幸存者的频率让所有人感到不安。先是查克,然后是特蕾莎,现在又多了一个麻烦。如果物资充足的话他们是不会介意多拯救一个人的,但他们担忧的不仅仅是物资。捡回来的幸存者在几天后变成狂客,大肆伤害身边人的事情不是没有发生过。


“好极了,我们又多了一份劳动力。”纽特赶在艾尔比开口之前先评价了盖里在本周捡回第三个幸存者的事。他能感受到艾尔比的不安,因此他偏着头看向艾尔比,艾尔比无奈的耸了耸肩,默许了这件事。艾尔比同意是纽特意料之中的,虽然艾尔比的顾虑纽特也有,但纽特不允许因为他们的顾虑而狠下心将一个幸存者拒之门外,看他自生自灭。他又看着盖里,开口询问,“那么,他现在在哪?”


“被我绑起来了,以防万一。”


盖里捆绑的方式令人惊叹,从脖颈一直到脚腕,似乎将那个可怜人和椅子粘在了一起。他的鼻尖上不知道沾染了什么灰尘,脸颊上也是,这让他看起来就像被扔出家的小狗。盖里把沾了水的毛巾塞进查克的手中,命令他去把椅子上那个人的脸擦干净。查克小心翼翼的靠近他,敷衍的抓着毛巾在他脸上胡乱抹了几下。那个人显然不满意这种粗鲁的对待方式,他耸耸鼻子以示抗议。纽特被他孩子气的动作逗笑。

“我是纽特,如果你是要和我们一起的人,那我们有必要互相了解。如果你变得和外面的狂客一样的话,我会是第一个赶走你的人。”

“托马斯。”托马斯说出自己的名字后抿抿唇打量着纽特,他在外面受伤后遇到了盖里,盖里不由分说就把他带到这里,这的一切对托马斯来说是陌生的,他得思考如果这些人怀有敌意他要怎么做。

“狂客?你们这么称呼他吗?”

“现在你要怎么证明你不是一个狂客。只有一次机会,菜鸟。”

托马斯不着痕迹的皱了皱眉,他现在被绑在椅子上丧失了行动的能力,没有办法用肢体语言表示什么,用语言来证明吗?他们很容易反驳自己,比如说什么神经病从来不说自己是神经病,托马斯有些为难。

“你能做到的,托马斯。”

数日前男人对托马斯说得话又一次回响在耳边,但这次不会让托马斯立即想出什么好办法,只是无形中增加了他的压力。必须要寻找一个突破口,让他们把注意力放在别的地方。托马斯想。其实他并不觉得这是一个什么真正的考核,没有狂客会思考自己到底是不是一个狂客。

“…Twinkle twinkle little star?”

当托马斯低声哼唱出这首儿歌时,几乎凝固的空气开始流通了。查克是第一个笑出声音的,似乎纽特也忍俊不禁。盖里现在已经确定托马斯不是一个狂客了,他更确定他捡回来了一个傻子。

“松开他,查克。”纽特无所谓的耸耸肩瞥了托马斯一眼,“期待你明天的表现,the last survivor?”

查克在给托马斯解开绳子的过程中不断抱怨盖里为什么绑得那么复杂,但他只敢在背后小声抱怨。托马斯问查克为什么自己被称为菜鸟,查克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抬起头看着托马斯摇了摇头。“这是每个新人的特殊待遇。除非你做点什么证明自己不是菜鸟,但是放弃吧,每个菜鸟都想做惊天动地的大事,我也不例外。但我现在只能给新菜鸟解绳子。糟糕的是如果再解不开我们就要一起错过晚饭了。”

“我很抱歉……”托马斯点了点头,吃不到晚饭对于一个孩子来说真的很残忍,所以他决定道歉。“纽特说得——明天的表现是什么?”

“菜鸟总是有那么多那么多的问题,纽特的意思是明天你要跟着他们一起出去寻找食物或是别的什么,你不能吃白食。”

纽特看到艾尔比倚在一个木架子上,他们刚来到这里时那个架子几乎被灰尘覆盖,生锈的铁钉显然已经不能再将木板与木板连在一起,但是米诺把它拆开重新组装,就变成了现在的样子。那时所有人都觉得自己的命运与这木架子一样岌岌可危。

纽特知道艾尔比在等自己。

“他怎么样?”

“The last survivor?”

艾尔比点点头。

“他很聪明,比想象中的聪明。但聪明不是件好事情。”

【锤基】回村的诱惑 1

回村的诱惑 又名 独生子女最后的挣扎(不是)

*现代AU
*非常非常非常非常OOC

很多人都羡慕Loki,生在一个优渥的家庭里,天生聪明,天生好看,都是与生俱来的。这意味着当Loki还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婴儿时他就比很多人优秀。

与生俱来。一个令人恼火的成语。

甚至Loki自己也这么觉得,在他来到世界上的前十七年都没有遇到过什么让他恼怒的事情。他想得到什么就会得到什么。但自从Frigga把他的大书房收拾成一个卧室时,Loki意识到事情与往常不太一样了。Frigga对此的回答是,Loki有一个在外面长大的哥哥,当初Frigga与Odin因为某些原因不得不让他在外面长大,但现在他们完全有能力让Thor回到他们身边。噢对,Loki的哥哥叫Thor。

这就像什么大型宠物狗的名字一样。Loki想。

等到Frigga离开之后Loki把窗户打开了,双臂撑着窗台眺望高楼大厦上不停变化的霓虹灯。凉爽的风迎面而来带来些许凉意,这让他好受一点。Loki怕热,他对炎热的夏天深恶痛疾,顺带讨厌了那个要在夏天搬进来的素未谋面的哥哥。

Loki不会允许Thor搬进来霸占他的书房,Loki差不多可以想象到Thor折磨他的书的样子。或者仗着Frigga和Odin对他的愧疚感霸占大部分的爱——甚至全部的爱。

Loki觉得不行。他觉得自己必须要做些什么阻止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

“如果Thor不想回来呢,如果他觉得自己没办法适应呢。”Loki问。

Frigga认真的想了想后告诉Loki,“那我们不会强迫他,我们会尊重他的选择。”

这句话让Loki有了办法,既然他没办法让Frigga放弃找Thor回来,那他可以让Thor主动放弃。但Frigga口气中的遗憾让Loki对Thor的不满又多了几分。

吃完早餐后Loki刚放下叉子就对Frigga提出了请求,他尽他所能声情并茂描述如何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Thor——如何迫不及待的想要把他赶走。当然后半句话Loki没有说出来。Frigga同意了,Loki知道她不会拒绝的,她从心底里希望Loki可以和Thor好好相处。

“去到乡下要照顾好自己,但我相信Thor会照顾好你的。”

Frigga帮Loki整理好行李后这么说道。Loki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大错误,他没有问Thor在哪里。好吧,这下他知道了,在乡下。他即将去到一个有着高温和烦人的蚊子的陌生地方,为了一个讨厌的哥哥?

你真棒Loki。

刷《爱你,罗茜》截得屏,她太好看了,囤一下。

不写文的夜里写车。
只是一个不知所云的叮叮车。看了就把它忘了吧。

【锤基】向阳之诗 1

Loki死了。

这是Thor醒来后听到的第一句话。

连Thor都不知道这是第几次听到Loki死去的消息。

从小到大,Loki无数次欺骗Thor,造成一种死去的假象。而Thor也相信了无数次,每当Thor沉浸在失去Loki的悲痛中并为他哀悼时,Loki就会大摇大摆的出现在他的面前,然后装模作样的给自己哀悼,完全不顾Thor还挂在脸上的泪珠。当然这些都是小时候的事了。长大后的Loki不会用给自己哀悼的方式证明自己还活着,他通常会带着麻烦向Thor证明。大意是,看吧哥哥,我还活着,还能闯祸。

但这次Thor是不会再被这个坏家伙欺骗了。所以当Thor听到这个消息后,只是摆了摆手示意自己知道了,然后转个身继续睡觉。一想到暗处的Loki看到Thor这副满不在乎的样子气的跳脚,Thor脸上有着藏不住的笑意,他终于也让这个精明的弟弟体会被摆了一道的滋味。

在Thor看不见的走廊,Sif皱着眉头与Hogun低声说出自己的疑惑。她觉得Thor的表现明显不正常,尽管Loki有的时候经常做一些让人头疼的事,但这不足以让Thor对Loki的死无动于衷。Hogun同意她的观点。身为Thor的朋友他们对这个还是有把握的。

“Thor可能是故意逃避。”他说,“以自欺欺人的方式缓解Loki死去给他带来的打击。”

Thor不知道他的朋友正为了他的心情费心。Thor也不觉得自己的心情需要被拯救,他心情很好。昨晚充足的睡眠让他感觉神清气爽,一方面他为短时间内不需要再担心Loki再去闯什么祸如释重负,另一方面他又觉得Lok没准会藏起来准备下一个计划。但如果想阻止这个必须要找到Loki。

Thor觉得只要Loki想藏起来就没人找得到他。

“你还好么,Thor.”

Thor循着声音转过头,看到了不远处的Sif,他活动了一下筋骨朝着她走去。

“一切都好,怎么了?”

走到近处Thor才发现Sif脸上化不开的愁闷,Sif很少露出这样的表情,她总是很自信——也有资本自信。令Thor感到诧异的是一旁的Hogun也是这副表情。Thor不禁开始好奇是什么挫折让两位朋友这么沮丧。他用力拍了拍Hogun的肩膀,示意欲言又止的Hogun把话说下去。

“我们知道你很悲伤。但是你还有我们,我们会一直陪着你的。Loki的死对我们来说也是个打击,即使他脾气古怪还不太喜欢我们在一起。”

Sif点了点头顺着他的话继续说下去,“Thor,躲避永远不是一个好办法。你要像战士一样直面噩耗。”

“我一直都是一位战士。等等…我知道你们的意思了,难道你们真的都以为Loki死了?”Thor看着两位朋友认真的表情没忍住笑出声,“我们都不是第一天认识他了。他经常做这种恶作剧。”

Sif和Hogun终于知道Thor为什么对Loki的死无动于衷了。他们不知道不相信Loki的死和假装Loki没死到底哪一个更好一点。

“Thor…虽然这很残酷…”Hogun深呼吸后艰难开口,“但我们不得不告诉你,Loki真的已经死了。这次不是什么恶作剧或者阴谋,是真实的事情。”

Thor的视线掠过面前的两个人,从他们认真的神情来看这并非是一个恶作剧。可Thor还是无法相信,虽然Loki并不是最强大的神但他也不至于在Thor不知不觉的情况下死去。他更不信是谁给Loki设下圈套,Loki的聪明不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减退。在Loki的死不被证实之前他不会相信任何一个人的话。但他心中的慌乱已经出卖了他,他的朋友不像Loki那样喜欢恶作剧,也不会用Loki的死开玩笑。他顿时感到呼吸有些困难,脖颈渗出细密的汗,调皮的风吹过让那些汗变得冰凉。

“你可以去问问你在地球的朋友。”

混沌中Sif的声音清晰有力。

“Loki…?”

Tony在给自己倒酒。口中反复念着这个名字,似乎从前对Loki这个词闻所未闻。酒瓶里琥珀色的液体随着他的动作哗啦啦的倾倒入玻璃杯中。他看着Thor焦急的样子也猜的出来他是向自己寻求答案的,Thor的手腕已经聚集了些许电流,Tony怀疑自己再不说出来Thor就会浑身放电了。

“Loki没有来捣乱。”

虽然Tony一直在看着Thor,但是多年来的经验让他在酒到了酒杯的四分之三处时停下倒酒的动作。他端起酒杯晃了晃手腕,映着灯光的酒也跟着晃动,灯光被碎在杯底。

“事实上,他以后再也不会来捣乱了。”

正如每个时代都有结束的时候,每个英雄也都有谢幕的时候。或是各奔东西被人海淹没,或是为战争付出了血的代价。但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所留下的精神,我姑且夸大英雄情结为一种精神。这种精神一直鼓励我们前行,告诉我们正义永存,不管遇到什么,为了我们爱的人,为了光明。别停下,也别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