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能不能把蓝给我

你快要溺死了。

乔治给弗雷德的家书(。)

Dear Fred,

其实我一点也不想用“亲爱的”这样恶心的词来开头,但是考虑到你和我有一样的帅脸(其实我比你帅一点)还是勉为其难的称呼一下你。

今天是Harry小家伙的生日,或许他已经成了大家伙了,噢——大家伙就不好骗了,真让人扫兴。晚餐的时候Ginny隔着一个长桌把视线黏在Harry身上,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意味着我们将有个小外甥可以欺负了。(当然是要背着Harry和Ginny,我觉得也要背着妈妈。)

罗尼小宝贝也即将要把万事通小姐娶回家,但是我估计他们结婚以后家里打蜘蛛的事就要交给万事通小姐了。为了避免我们的罗尼小宝贝见到蜘蛛的时候哭的像个姑娘,我决定在这几天锻炼锻炼他,尽一个哥哥的职责。比如说把即将入口的鸡腿变成蜘蛛什么的,我想罗尼小宝贝是不会介意哥哥的爱。

妈妈总是躲起来,一个人拿着以前的照片偷偷哭,我猜她一定是想你了,所以我没忍心告诉她其实她拿的是我的照片。小时候我们的毛衣上总有傻乎乎的“G”和“F”的字母,因为我们傻乎乎的家人根本分不清我们。自从我们不穿那傻乎乎的毛衣以后他们就开始瞎叫。

现在我可以把两张床拼起来睡,够我打三个滚了,这是我从出生时到现在都没有的待遇。(说实话Fred,如果你能回来我不介意以后都睡在地上。)

前些天我听见有人趁你不在说你坏话,那个人真是比女妖身上的味道还恶心,我会让他舌头上长钉子的。我保证。

我想你——的那张和我一样的帅脸。哈哈哈哈哈哈哈骗你的。

我想你了,真的。
  
                                                                 Yours,
                                                               George.

信邦信。无数块三角慕斯。

橘色灯光沿着盘子的边沿晕出阴影,韩信低着头用勺子挖了一勺三角慕斯,奶油入口即化,口感滑腻,尝的出来是鲜奶奶油,甜从舌尖的味蕾蔓延到心里。
刘邦总爱嘴角挂着笑,别人夸他他笑,骂他也笑,但是随着笑这个表情的动作就不得而知了,韩信认识刘邦不少年了,从未见过他惊慌失措的样子。唯独高中时为了韩信与别人争执的面红耳赤。刘邦面红耳赤的样子韩信记了很久。
此时刘邦在对面坐着,韩信不知道他在干什么,也不去看他,继续和面前的糕点较劲。他们之间唯一的默契就是谁都不先开口说话。
这时候口中的蛋糕尝不出味道了,吃蛋糕只是机械的动作。他开始抽烟了,细长的烟夹在他食指与中指间,他手很漂亮,白皙修长。韩信不知道什么时候他抽烟的姿势那么娴熟,在被他冷如刀刃的目光扫过后,韩信觉得那蛋糕苦了。
苦到心里去,当韩信再次想要挖一勺蛋糕时听到了金属餐具碰撞瓷碗的声音。
蛋糕吃完了。
在他面前说句话,或是让他说句话太难了。
韩信不知道还要继续吃多少个三角慕斯。

[狄芳]我的SSR式神李元芳

  他。
  狄仁杰。
  一个终身致力于长安城长乐平安的阴阳师。因责任感和能力很强还有对事情的解决方式堪称完美而被女帝所青睐。但一向沉着冷静的他最近有了难言之隐。这个问题对于阴阳师来说简直是残忍。
  不是不孕不育。
  而是,召唤不出具有战斗力的式神。
  诚然,阴阳师也可以独自战胜那些鬼怪,但是纵使狄仁杰三头六臂也敌不寡众。大唐盛世自然鬼怪也就不甘安稳。从他被撕碎的裤脚来看,他着实是力不从心。

  他。
  李元芳。
  自记事起他就与其它魔种有一点不同,他很幸运。从敌人手下逃生,每次恰巧看到自己的弟弟妹妹遭遇危险,穷困潦倒时总有人救济,到每天不管多晚糖葫芦总有他的一串。
  幸运的简直变态。
  随着年龄的增长,李元芳发现了一件事,凡是与自己有过交流的人在短时间内也会幸运不少。于是他紧握商机摆个摊为诸位提供运气,继而也帮助了不少人。比如李白找到了他喝醉后丢进草丛的酒葫芦,比如女帝找到了已经蒙尘的双股簪,比如避灾避难,比如…找到共白头的人。

  在李白第三十五次向狄仁杰吹嘘自己丢在角落的酒葫芦因为李元芳给予的运气而重新回到他手里时,狄仁杰不心动是骗人的。他急需得到一个强大的式神的帮助,但理智告诉他是不可以迷信这个的,没有式神可能只是时机未到。
  在他又一次面对妖魔鬼怪挂彩后,他于一个夜黑风高的晚上找到了李元芳。
  “李元芳就是你?你真的可以带来幸运?”狄仁杰仔仔细细打量一遍眼前人轻声问道。
  “应该是吧,别人都说挺灵验的。”李元芳瞥了眼狄仁杰后继续收拾准备带给弟弟妹妹的果子。
  “那…”狄仁杰抿起唇角心下质疑,将手中的蓝符放在他们两个人之间的木桌上。“画符吧。”
  狄仁杰话音刚落李元芳便疑惑的抬起头,“我不会画符的。”
  “你随意画就可以,他们说你可以带来幸运。”
  李元芳咂嘴挠挠头,提起毛笔蘸墨在符纸上写下几个字。狄仁杰见他写完并拢食指中指口中轻念咒语。只见符咒在桌子上颤抖继而悬浮在空中,一团光由小变大呈现在他们面前。
  从那团光走出了一个身影,帚神。
  李元芳倒吸一口气偷偷瞄了一眼正在本子上记下什么的狄仁杰。
  “要不然…我再画一次?”
  狄仁杰也没抬头继续在本上写字,口中念念有词,“第十四个,帚神。”
  “我再帮你画一次?不要钱。”李元芳觉得怕是狄仁杰受不了打击,一时间沉浸悲伤无法自拔,于是又说了一遍。
  “不用,我已经有式神了。”
  “啊?”
  “你。”

梦总是预兆着什么

我做了一个梦。

似是涨潮时,海浪波动,一次又一次咆哮的冲向地面,却终无可奈何退回海中。我看到我自己向海走去,是的,我看见我自己。
我走到了海边,浪花舔舐着我的脚踝,凉意泛起。
继而我向前迈步,海水涨到了我的腿,我这才看到自己此时的神情,目光呆滞又茫然。
没过多长时间海水已经蔓到我胸前,不少水珠滴溅在我的颈窝。
前方似有幻象,自海面腾空而起。我看到了百姓安居乐业时的景象,看到了万里锦绣山河,还看到了一位带着冠冕的君王。
我确信我熟悉他 但又感觉异常陌生。
那君主笑起来很好看,如猎人看到入瓮的猎物般骄傲。他向我张开双臂,我甚至可以感觉到他的鼻息和衣物间的龙诞香。
我就如此寻着他的幻影,彳亍于海中。

梦总是预兆着什么。

就在我快要淹死时惊醒了,我放缓呼吸双指并拢轻揉太阳穴。自门外传来侍从的声音。

“淮阴侯,萧相邀您长乐宫一聚。”

#十几岁的韩重言x二十多岁的刘邦x被刘邦捡来的六岁半的刘备
#私设多如狗
#我很帅所以不走史向
  
  
  说来刘邦把蓝毛小兔崽子捡回来已经小半个月了。择有备无患中的备字草率取了个名字。刘邦自然是不愿意带着这个小拖油瓶的,他刘邦二十来岁风华正茂,本来上无老如今却凭空多了个小。但当他询问刘备家住何方,父母为谁时,刘备吚吚哑哑半天也道不出个所以然来。
  
   “我能怎么办呢我也很无奈呀。”摸了一把口袋的刘邦如是说道,他也体会到了所谓兜比脸干净的一天。
  
  正值伏暑天,但刘邦和刘备两人辗转数日来到淮阴。
  用刘邦的话说这叫投靠亲友,但是按刘备的话说这叫蹭吃蹭喝。
  听到这话刘邦自然是吹胡子瞪眼,“嘿小兔崽子要不是为了你我才不来这淮阴。怎得又被你说蹭吃蹭喝了。”刘邦说着抬眼偶然一瞥发现身边大槐树树杈间垂一束红色的不明物体。刘邦为了吓刘备气呼呼的指着这红色东西,一本正经言道,“你若是以后再不听话我就用这红色鸡毛掸子抽你。”
  还未等刘备做出反应,大槐树树冠发出窸窸窣窣声响,随着一个物体跳到地上,碧绿叶子哗啦呼啦被牵动着撒了一地,当然还有白色小巧的槐花。槐花落在刘邦肩上,落在刘备手中,刘备凑过去闻了闻两指捏着就要往嘴里塞。
  刘邦哪里还分的心去管刘备。白花绿叶在眼前飘落,倒也可以看清从树上一纵而下的人,少年不过十几岁,眉目俊朗,生的像女儿家那般白净,只是脸上是掩不住的桀骜不驯。
  “啐,你才是鸡毛掸子。”
  

那些被喂掉的式神 壹

#私设多如狗
#小学生文笔

我是雪女。
阿爸的第一个式神,第一个SR式神。刚抽到我时他开心的像个小孩子以为自己成功偷渡到了欧洲,我秉着善意告诉他我是必出的。他抱膝在庭院里坐了一晚。
“阿爸你是坐船偷渡了。”我看着那一堆独眼小僧尝试着安慰他,“只不过乘的是泰坦尼克号。”
听到这话他更绝望了。

事实证明我真的不太会安慰人。

同样必出的也有三尾狐。我与她交情还没那么深。唯一深刻印象就是她很喜欢小孩子。
阿爸领着凤凰火回来时她不顾着凤凰火异于常人的体温将她小心翼翼抱在怀里,孟婆初来时也是如此。她喜欢用毛茸茸的大尾巴与她们玩,尾尖轻轻戳她们的脸然后看着她们追逐自己的尾巴。

她是只温柔的狐狸,一直都是。

大雨倾盆而至,她再次尝试着将凤凰火抱在怀里,用尾巴为她遮雨时,才发现凤凰火已经比她高了,孟婆也是。
那时候上阵的式神已经没有她了。

她曾笑着问我式神存在的意义是什么,我认真思考告诉她是为了阿爸战斗。
话音刚落,我看到了她的微笑僵硬了,她眸中如同风中摇曳的烛火的光,熄灭了。

渐渐的阿爸有了越来越多的式神,她也不像从前热衷于与他们玩了,而是整日发呆,看着那些式神一个一个超过她。
她安静的就像一棵梧桐树。

当阿爸宣布要将三尾狐喂给我时,我正对着碗里的红达摩发呆。我们不约而同看向了她,她表情平静不起波澜,我却留意到了她尾尖轻颤。

在她被喂掉的前一晚我在庭院发现了她。她靠着树坐着。我不知该说什么,只是坐在她身边陪着她。
她旁若无人唱起歌来,与其说那是歌,不如说那是旋律。恍若临于森林中望着淡绿色萤光,说不出的感觉在心口蔓延。
不远处传来声响,小纸人拿着扫把向这里走来,她忽的来了兴趣想要去夺那小纸人手中的扫把。小纸人被夺了扫把失去重心摔在地上,憨态可掬,她咯咯的笑起来用大尾巴将小纸人扶起来,手轻轻抚他的背以示安慰。小纸人重新拿回扫把心有余悸的跑开了。
她抱膝轻轻呢喃,虽然声音很轻,轻到让我觉得可以被风吹散。但我还是听到了。
她说她很喜欢这里。

语罢她看向了我,没有我所想的怨念甚至记恨。只是如同挚友临别时的不舍。

“さようなら。”

关于韩信与刘邦的育儿经x

#突然抽风jpg.
#ooc归我
#欢迎……捉虫

刘小信手中的卷子皱皱巴巴的,红色钢笔打下的分数显得触目惊心,他哭哭啼啼的站在墙角,抖抖细长如羽尖的睫毛看着韩信。
“上课不听考试不及格偷偷把女孩子辫子系在一起。”韩信眯起眸子细数他干得坏事,“小兔崽子长本事了。”
“妈……妈我错了。”刘小信泪珠挂在睫毛上,摇摇欲坠,他深知妈妈的严厉所以准备一声令下溜去找他爸爸。
“边去,我是你爸。”韩信瞥他一眼哼一声,却瞧刘邦挑起眉梢向这里走来,看着楚楚可怜的刘小信刘邦自然心疼一把将其搂到怀里,“怎么哭哭啼啼像个小姑娘似的。”
刘小信把前因后果都讲了一遍后抹了抹眼泪。刘邦倒是喜闻乐见,“哈哈哈哈哈把小姑娘辫子系起来厉害了我的儿。”语重心长的摸摸刘小信的额发安慰道,“没事儿不就是不及格嘛,你爹我没文化现在还不是很厉害。”
“爸爸为什么这么厉害呢?”刘小信眨巴眨巴眼。
“没良心!不要脸!”
刘小信一脸受教了的样子却没发现一旁韩信脸渐渐变黑。

于是刘小信和他爹当晚在门外跪了一晚上的枪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