舟行川

用心写文,用心ooc。

【德哈德】Pessimist and Optimist. 1

用心写文,用心ooc。

悲观主义者与乐观主义者。 1

肆虐的风夹杂着雨丝钻进哈利的领子里,冷的他一朵哆嗦。他把攥在手里的几页纸放下后搓了搓手取暖。他已经把事情的大概讲给德拉科听了,并且希望他可以不计前嫌配合调查。但是德拉科始终没有回应,他只是安静的坐在沙发上,手肘撑在腿上,两指捏着鼻梁,一动不动的看向窗外

这没什么好看的,哈利想,不过是阴暗的天空和亮起来的灯塔。

哈利觉得自己的耐心要耗尽了,如果德拉科再不给出回应他一定要离开这个鬼地方,这个没有温暖的壁炉的地方。

“那个人真的死了吗?”

德拉科还看着那座灯塔,远方橘色的灯光一点一点落进他的眼睛里。他的声音很轻,给人一种缥缈的感觉,言语中没有温度,平静的就像在问你吃没吃过饭。哈利低头看了看那些资料。那个人确实死了,惨死。凶手不详。这个人是圣芒戈的医生,在昨天下午五点时死在了他的办公室里。如果哈利想要抓到凶手就必须得到德拉科的帮助——他是第一个发现尸体的人。哈利摘下眼镜后揉了揉眼睛,昨晚超负荷的工作量令他眼角酸痛。

“是的,我需要你的帮助,毕竟你是第一个发现他的人,而且根据他的伤口我们有权利怀疑这件事和黑魔法有联系…”

“够了!”德拉科转过身打断了哈利的话,他紧拧着的眉告诉全世界它主人的不悦。“谁给你自负的资本,波特。你总以为自己是英雄,但你就是个灾星。你的爸妈为你而死,小天狼星为你而死,斯内普因你而死……这还不够么!现在又要把厄运带给我,这是你报复人的新方式吗?”

哈利对他的强盗逻辑无话可说,令他身边人死亡的罪魁祸首并不是他。如果可以重来,他绝对会不惜一切代价保护这些人。但他不想解释了,一天的工作让他疲惫不堪,说服德拉科已经够麻烦了,他不想在过去的事情上浪费时间。

他烦躁的将几页资料丢在一边,抓着德拉科的领子强迫德拉科向自己靠近,强迫他看着自己的眼睛。“听着,无论你脑子里有什么混蛋想法,你要知道我们争论的时间就是罪犯在阿兹卡班外逍遥的时间 。为了我的朋友,为了你的家人。你必须要和我合作,合作结束后谁他妈管你对我有什么别致的看法 ”

使哈利意外的是,德拉科并没有因为他有些粗鲁的动作而慌乱,他只是沉默着,沉默着整理有些褶皱的领口。然后用哈利最讨厌的眼神看着哈利。就像三强争霸赛那年,坐在树上的德拉科以一种慵懒又混杂着嘲讽的眼神看着刚被选为勇士的哈利。就像在看一个做着不切实际的梦的孩子。

我早就不是一个孩子了。哈利想。

【现欧】知乎体“如何与新垣结衣抢男人” 终章

1L现充什么的不要爆炸:

吃烧烤聊情史我觉得不ok。

(吃烧烤事件详情记录在上一次的更新)

我用退钱这句话逼迫着那个不靠谱的情感博主拿出了杀手锏。他说想要追人必须要投其所好。我寻思了一下大概是我也得喜欢上新垣结衣吧。

不对,我喜欢他就够了。

要假装喜欢新垣结衣。

我在百度上搜到了不少图把自己的壁纸锁屏全部换成新垣结衣,摆在宿舍的桌子上等着他发现。但是他来来回回在宿舍里四五遍都不去看我的手机。在午饭时我终于忍无可忍把他手里的包子抢下来,然后强迫他去看我的手机。

果然,他一看就急了。

“你什么时候喜欢上新垣结衣的!快说!为什么要和我抢老婆!!”

我低头咬了一口抢过来的包子,动作优雅细嚼慢咽故意耗着他。

“怎么啊就允许你一个人喜欢。”

“我不管她是我老婆!!”

“那我必须要找个喜欢的人,不然我就一直喜欢新垣结衣。”

“那,你喜欢我算了。不许喜欢新垣结衣!!”

“好呗。那我就,勉为其难的喜欢一下你。”

我话音刚落他脸一下就红了,唉,他比我性子还急,急着和我表白。那我就勉为其难的,把新垣结衣的老公收了当小男朋友。


当然我没忘了一直出谋划策的情感博主。

我:谢谢,我追到了喜欢的男生,准确的说,他跟我表白了。

博主:啥你追的是男主??我给你的办法全都是追小姑娘的!!

我:???


顺便说一下这家伙睡着了压得我胳膊麻,点个发布键都无比艰难。你知道他为什么能在床上睡么,因为他学乖了梦里再也不念叨新垣结衣了。

【现欧】知乎体 “如何与新垣结衣抢男人”

1L 现充什么的不要爆炸:

补更。

上一篇说了那么多也没仔细说怎么抢的。来补更分享一下追新垣结衣老公的经验。我没有追人的经验,因为一直都是别人追我。所以我特地去私信了一位情感博主。

某博主:你想追的人什么样啊。

我:很可爱,傻乎乎…总说新垣结衣是老婆,喜欢日漫吧?

某博主:这样很好追啊!

我:…????

某博主:你就按着日漫里的套路来,什么地铁壁咚,夕阳约会,吃串喝酒聊情史。

我:你当我傻的么,日漫里还有吃串?

某博主:难不成你还想和你喜欢的人互换身体?对不起硬件不行,帮不了你,sorry下了。

后来我才知道但凡有个手机的人都能自称情感博主。可是我就听了他的鬼话了。:)

我发誓那天吃烧烤绝对是意料之外的事,绝对不是我追他的第一步。

可是谁知道他酒量那么差。

我特地数过,他只喝了两瓶啤酒,还算上我抢走的那一瓶。他喝醉以后蛮可爱的,脸很红很红,红的就像红绿灯。我开玩笑说二次元的人也喝啤酒啊,他哼哼唧唧的给了我一个白眼。我们吃烧烤的时候确实在聊情史,他聊他和新垣结衣的情史,什么烟雨蒙蒙的天气,他在屋檐下躲雨,一抬头就看到了玻璃窗后的新垣结衣

的海报。

然后就一见钟情坠入爱河。我也没拆台,低头吃我的烧烤,当我吃完最后一串烤豆腐皮我发现我被阴影笼罩了。他站起来双手撑桌伸着脖子看我,我心里还在划算这些吃不吃的完,他好像还点了个什么烤馒头。

“你的眼睛真好看。”他突然说。

“啊…?”我被他无厘头的一句话搞懵,正打算回一句“我也这么觉得”,但一下秒这句话就被他封在肚子里。

这大概是新垣结衣的这位老公的初吻。

不像小说里写的那样激情澎湃,我只是发愣,这个家伙突然的举措把我的计划全部打乱,我不知道该怎么继续进行。天知道他是哪根筋搭错了,或是被燕京啤酒壮胆了。

我要是不回应我就是傻——

我将手绕到他脑后,穿过他蓬松的头发,触碰到了还是湿漉漉的发梢,毫不犹豫加深了这个吻。他把孜然蹭到了我唇上。

为什么这么傻。

…………

第二天早上我还纠结于怎么向他解释这件事,他就先贼兮兮的凑到我身边低声耳语。

“你知道我昨天晚上梦到什么了么——”

我眼皮抬也没抬的回他。

“新垣结衣呗。”

“错!我梦见和新垣结衣接吻了!她!嘴唇!好软!”




告辞。

【现欧】知乎体 “如何与新垣结衣抢男人”

              “人生中做过最扯淡的事是什么?”

1L现充什么的不要爆炸:

谢邀。迄今为止,鄙人做过最扯淡的事就是和新垣结衣抢男人。

还成功了。

不不不别误会我不是女装大佬,肌肤也不吹弹可破,也没有樱桃小嘴。

请允许我整理一下思绪,家里那位欧洲来的神仙把灌汤包里的汁洒到我的手机屏幕上了,你们觉得我会生气?怎么可能生气。毕竟来日方长。

在我还是个高中生的时候对大学男寝那些恐怖的事就有所耳闻,我曾经祈求上天赐给我一些正常的室友。我刚入大学时也觉得灵验了,但是我的室友们的一举一动都透着浓浓的另一种鬼畜的气息。

他算是奇葩中的正常人。

算是个网瘾少年,二次元卫士(并没有)所以我对他放松了警惕,没想到就栽到他手里了。印象最深的就是有一年圣诞节,寝室里只有我们两个人。在这个灯红酒绿的日子里,我刚和我妈打完电话。这是我妈第五次催我找女朋友,美名其曰男女比例失衡要先下手为强。

依然记得高二那年我因为找了个女朋友被我妈差点打死,我妈指着她说,我儿子以后是要剃头当和尚的。而且他从来不洗袜子,小丫头年纪轻轻就眼神不好。

好的,女人都是骗子,插个回忆,我们继续说。

我开玩笑问我妈喜欢什么样的儿媳妇,我妈沉吟了许久告诉我说要那种傻乎乎比较可爱,不闹腾,皮肤白净一点最好。

我笑了笑没在意抬起头就看见坐在窗户边上的他,窗户上有雾气窗外是橘色的灯。有人在放烟花,声音大到我连我妈的声音都听不太清。他就侧坐在窗前,我能看到他的侧脸,被橘色灯光勾勒出轮廓,光线沿着鼻梁一直滑到小巧的鼻尖。

世界都安静了。

他挺白的,因为是足不出户的网瘾少年。

挺安静的,每天抱着手机笔记本头都不抬。

挺傻的,一直yy和新垣结衣谈恋爱。

然后的事我就不知道了。他看了眼手机后疯一样的把我往床上推,我竟然没有察觉他对我一直有非分之想,但是鬼使神差的,我没拒绝。任由着他,和他一起蒙进被子里。我的心砰砰跳。如果他说什么“看看夜光手表”这类鬼话我一定要让他血溅男寝。

不过他没有。

他只是做了一个做作的深呼吸然后对着我打开手机。

“你看我老婆新垣结衣真好看啊!!!”




呵呵。

记梗

他凯旋归来,连他的马都感受到别人艳羡的目光昂首阔步,姑娘们把花篮里沾着晨露的花朵向他掷去,他明白等待着自己的是什么,是金钱,是爵位,是荣誉。可是你知道的,他对这些不是很感兴趣。他眼神一直在飘,在看塔楼上一脸淡漠的你。